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 正文阅读

上海首季数字时装周今日开幕:穿不出门的虚拟时装能代替爱马仕香

发表日期:2022-06-22 16:26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原标题:上海首季数字时装周今日开幕:穿不出门的虚拟时装能代替爱马仕香奈儿吗

  今天开始,曾于3月初宣布因疫情防控需要延期举办的2022秋冬上海时装周,带来了首季为期3天的数字时装周,除了直播形式“秀场联播”,还将通过各种创意方式进行“数字发布”。

  自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以来,包括巴黎时装周在内的世界各大时装周纷纷探索起新的呈现方式,全球多个时装品牌也以不同创意推出新的展陈方式,一些有别于传统“走秀”的方式沿用至今。有的品牌甚至借此契机,推出无法穿上身、只能在图片或视频中“穿”上的“虚拟时装”。

  今年已举办了二十年的上海时装周和正在成长的中国时尚文化,面对的会是一次新的契机吗?

  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,让当时各大时装周不得不改变产品呈现方式。不少品牌采取了“无观众走秀”模式,现场没有观众,模特对着摄像机走秀并直播到全世界;一些品牌则将走秀搬出了惯常的秀场:圣罗兰(Saint Laurent)曾将一场秀挪到冰岛,让模特在悬崖峭壁和黑沙滩的无人之境行走。

  拍摄视频也是许多品牌采取的展示方式。强调“手工艺”的爱马仕(Hermes)将一场时装秀放在品牌工坊,让模特穿梭其间;还有不少品牌将展示视频拍成“剧情片”,菲拉格慕(Ferragamo)的视频充满悬疑感,设计师的灵感来源正是希区柯克的电影。

  纪录片也是不少品牌选择的模式,梅森·马吉拉(Maision Margiela)曾用40多分钟的视频记录整个时装系列从设计师“月下探戈”灵感来源到制作展示的全过程,玛尼(Marni)的短片由置身世界各地的40多位模特、音乐人、演员、艺术家在自己的日常生活场景中演绎服装。

  在一些时尚爱好者心中,这些形形色色的时装发布视频中,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2020年7月迪奥(Christian Dior)发布的秋冬高级定制时装概念短片《迪奥神话》(Le Mythe Dior),该品牌微博账号上,仅15秒的预告就吸引了逾26万人观看。在长约15分钟的短片中,迪奥的工匠们将时装缩小穿在人偶身上,由工作人员抬进山林湖泊之间,引来仙女精灵们纷纷穿上这些华服。

  迪奥以微电影方式展示服装,工作人员将穿着新款时装的人偶拿给山林中的仙女挑选

  同样利用“人偶”元素的还有品牌莫斯奇诺(Moschino),当时不光用提线木偶作为模特展示服装,还制作了许多时尚界人士木偶作为“现场观众”。

  据介绍,二战后物资短缺,法国时装行业举办一场名为“时尚剧院”的展览,邀请当时的主要时装设计师为人偶设计服装进行展示。

  “以走秀方式展示时装,在时尚行业已经存在百余年,是时候做出些改变了。”曾在多个服装品牌工作、如今正在创立自己品牌的陈女士认为,“其实回顾时装历史,展示方式从人体模型到真人模特,从品牌沙龙到各种新奇的场地,本来就在不断变化。”

  不过,也有业内人士不赞同变化。“回顾疫情发生后的各大时装周,哪一件服装、哪一件单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?大家都只记得秀的方式。”在独立品牌服装工作的小果坦言,原本越来越眼花缭乱的秀场已有喧宾夺主之势,脱离秀场的展示方式更让人“看不到”服装:“时尚首先是一个以产品为基础的工业体系,才能上升到潮流、艺术和文化。”

  线上还是线月,香奈儿(Chanel)在摩纳哥海岸举行了2023年早春系列走秀,国内网友通过直播几乎同一时间就看到,短短几小时后,这场走秀的幕后花絮、产品细节图等已经通过各类网红博主(KOL)在国内社交媒体上传播。“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,

  ”在某奢侈品集团旗下品牌从事公关工作的陆女士介绍,“直播”成了绝大多数品牌走秀的“必选项”。此次上海时装周联动抖音每天6小时直播秀场,还开辟“幕后故事”“共创未来”“主编秀评”等系列栏目。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顺应潮流之举:“目前社交平台上有不少专业人士‘解析秀场’很受欢迎,时装周推出这样的栏目,对介绍时装工艺、理念,普及时尚文化很有帮助。”

  许多海外品牌在疫情发生之初虽然“不得不”采取其他方式代替走秀,但疫情得到控制后这些品牌却主动延续创新展示方式。迪奥(Christian Dior)在2021年1月继续推出以“塔罗牌”为主题的短片,延续此前短片的“神话”氛围;梅森·马吉拉(Maision Margiela)2020年7月采用视频展示后,至今几乎全用视频来展示。

  “如今的时尚文化已经逐步脱离了单纯的‘美’‘丑’讨论,更注重传递品牌的文化价值。”在陈女士看来,比起近年来通过搭建秀场布景营造“氛围感”,拍摄微电影、互动视频或是访谈解析,不仅能将服装置身于场景之中,也能放大产品细节,通过更丰富的手段去传递品牌文化:“比如去年品牌‘地素’在上海发布的新系列,通过投影将现场变成敦煌的漫漫黄沙和血色落阳,如果是拍摄短片就可以让模特置身于敦煌实景之中。”

  不过在小果看来,线下走秀的时装周依然不可替代。“疫情期间许多品牌以视频代替走秀,但奢侈品品牌与快时尚品牌用的模特、摄影师等都是同一批,拍出的视频整体质感差不多——如果光看视频,消费者怎么选?”在她看来,时装周和线下走秀不仅是展示服装,更重要的是带来媒体、买手和消费者,“大品牌有长久的口碑背书,通过直播、视频或其他方式当然没问题。但中小品牌需要秀场展示形象理念,秀后展示会才是触摸细节、交流互动的关键。不依托于时装周这样的方式,很难有这样的机会。”

  陆女士也认为时尚行业不可能放弃“线下”,“目前的消费者已经习惯了走秀的方式,如果只拍视频不办秀,会有人质疑品牌是不是没钱了。对于中小品牌来说,时装周走秀更像是一张入场券、一次品质证明。”

  受疫情影响各品牌的创新展示中,巴黎世家(Balenciaga)独树一帜:2020年底举行的发布会被放在视频游戏《后世:明日世界》(Afterworld:The Age of Tomorrow)中,玩家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角色,这些角色身着的正是品牌当季的新装。就在去年,该品牌与游戏《堡垒之夜》合作,为其中四个角色设计服装,这些服装也推出了实体系列。无独有偶,路易·威登(Louis Vuitton)和游戏《英雄联盟》也曾联名推出游戏角色的“新皮肤”,并在线下销售同款服装。

  与巴黎世家同属开云集团的古奇(Gucci)则更进一步——在其APP中,可以购买虚拟球鞋——这双“鞋”虽然不能穿出门,却可以拍摄照片和视频。该品牌还曾推出限定虚拟系列,将品牌各类单品放置在虚拟商店中销售,且只能在限定时间内使用。以该品牌产品“酒神包”为例,虚拟商店最初标价5美元,后来竟飙升至逾4000美元,甚至超过其实体包。专门出品“虚拟时装”的品牌已悄然诞生。号称全球首个虚拟时装品牌的Tribute Brand,每套虚拟时装的售价从数十到数百美元不等,买家在官网下单后,要在规定时间内将自己的身体数据和尽可能清晰的照片发给品牌,品牌方会根据这些信息为买家“穿”上虚拟时装。艺人迪丽热巴就曾穿着该品牌的虚拟服装登上杂志封面。

  尽管不少人疑惑这样的“服装”是否真有人消费,但在其官网上,全部服装均显示售罄。在一些社交平台上,“潮人”们则纷纷晒出穿着虚拟服装的照片。据介绍,该品牌

  相比Tribute Brand的“平价”路线,另一虚拟时装品牌The Fabricant走的就是“奢侈”路线,其推出的一款名为“彩虹色”(Iridescence)的裙装卖出了9500美金。目前国内也有了这样的虚拟时装品牌,Joanpalas在小红书上有2.8万粉丝,其产品灵感来源包括《山海经》和王羲之的书法。这些虚拟时装大多勾勒出清晰的身材线条,并且外观采用看起来像水、雾气或是金属等现实生活中不太可能用来制作服装的材料。

  尽管不少人对虚拟时装的出现感到困惑甚至嗤之以鼻,但已有不少艺人、网红晒出身着虚拟时装的照片,一些专业的时尚杂志也纷纷跟进。

  ,“从早年的QQ秀到现在的换装手游,人们让自己的虚拟身份更具个性的想法一直都存在。”“谁没买过几双拍照好看但根本没办法走路的鞋?”一些业内人士也认为,时尚本就是一个“造梦”的行业,国内的设计师不必排斥。今年1月,国内

  不过小果坚持认为“虚拟时装”和服装是“两个领域”。“穿着在人身上的服装需要个性但不要奇特,需要舒服自在而不是非人的曲线。况且如今虚拟时装和NFT、元宇宙这些似是而非的概念挂在一起,需要警惕。”

Power by DedeCms